成人用品:www.2s.tv
fuxin.ituyjh.com > 穿越小说 > 宋韵梅花 > 第六十三节:余玠北伐
    待赵昀离开之后,贾贵妃这才用冷冰冰的眼神从窗口看了看和宁殿方向,然后就是一阵自言自语:

    “赵嫣,没想到啊……汝竟然要和谢氏一起来对付本宫……”

    淳祐三年四月初三,经过两年多的施工,临安府到绍兴的单线铁路终于全线通车,当天开行一趟由临安府到绍兴府的客货混合列车,全程票价为一百文钱。列车经过临安、富阳、新城、桐庐、诸暨、绍兴。全线运行两个半时辰……

    而就在同时,庆元府(今浙江省宁波市)至绍兴段铁路也开始建设,有了第一次修铁路的经验,赵嫣决定,这次无论如何都要在半年左右完工,到时再以此为蓝本,以发行交引作为募集资金的方式,同时发动更多的州县参与铁路建设……不过,赵嫣自己当然不愿意白干,她早已经将利润分配制定为投资分成制,即她自己以技术入股,得三成,朝廷得四成,剩下三成归那些购买了交引的民众和官员。

    “朕欲回绍兴府,与全氏一门相聚,故还望卿安排车驾,明日启程……”

    “还是再过一段日子吧,妾身尚不知列车性能究竟几何……”赵嫣这下显得十分谨慎,并没有轻易地就答应赵昀的要求。在失望之余,赵昀只得先让她离开,自己则继续纠结于赵嫣和贾贵妃的那些事情。

    “余大人,朝廷虽然下诏北伐,然如今川蜀山城已经开始修筑,若是这时将主力调往北伐,则不免前功尽弃矣……”

    在重庆府的招贤馆内,余玠正拿着朝廷发来的电文与冉琎交流。眼下,川蜀正处于山城修筑的起步时刻,绝大部分的兵员都被用于修筑山城,只有部分军队可以用于野战,按照如此条件,可用于北伐的军力可以用“少之又少”来形容。经过谨慎思索,余玠还是想出了一个折中的方法,既可以对付朝廷,又可以收复失地:

    “可若不北伐,则是违背了朝廷旨意……而今,京湖方面刚好有一批火器运到,不如就用这些火器做做文章,一战夺回成都、汉中即可!”

    “妙计!”冉琎不由得抚手而笑,当即余玠就叫来王坚,吩咐他道:

    “而今朝廷下令北伐,本官决定让汝率军前去收复成都、汉中!”

    “在下遵命!”

    正当王坚准备离开之时,余玠却叫住了他:

    “火器记得省着点用,不到万不得已,不可用之!”

    “是!”

    “报——大人,蛮子王坚率军来犯,已经到达成都近郊!”

    四月初十,在成都府的衙门内,宋朝叛将田世显和汪世显的走狗王显正在饮酒作乐,就在兴头上时,一个士卒飞快跑来,向他们报告了王坚所部已经打到城下的消息……

    “王坚?这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也敢前来?”田世显当即大笑,向着王显拱了拱手:

    “请大人稍等片刻,本官这就出去会会这个王坚!”

    田世显整理兵马共计千余人,大摇大摆地出了东门,径直向着王坚所在的金堂县扑来。殊不知,当他一出城,王坚的细作就已盯紧了他们,每隔两里都有细作在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很快,田世显的进军路线就给王坚摸了个一清二楚。

    “全军听令!向内江渡口溃退,记住,路上要丢下一些辎重,好让田世显尝尝甜头……”

    听闻王坚的命令,宋军将士当即后队变前队,开始了狼狈的“溃逃”。王坚自己率先丢了自己的盔甲,换上了轻便的棉甲,有样学样,那些士卒一看主将丢了盔甲,当即也开始了“丢盔弃甲”,不过,王坚还是严令手下:

    “盔甲武器随便丢,但火器一样也不准丢!”

    “田大人,蛮子已经丢弃金堂,向内江渡口溃退!”一连追了十几里地之后,田世显率领蒙古军总算是赶到了金堂县,然而,金堂却已经是一座空城,别说王坚的军队,就是连个人影都没有……正在蒙古军失望之余,那些被宋兵丢弃的军旗和盔甲武器一下就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哈哈……宋蛮子果然胆小如鼠啊,才见我军就成了惊弓之鸟!”面对满地狼藉的盔甲和武器,田世显更加得意忘形,当即策马挥鞭,带着部下向着宋军留下的痕迹就是一路猛追。

    “大人……我军已全部过河!”

    看着波涛滚滚的内江,王坚不禁抚须浅笑,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了一丝阴沉的杀气:

    “甚好!全军听令,山炮掷弹筒准备,步枪子弹上膛,只等田世显狗贼渡江之时,就炸得他晕头转向!”

    宋军将士得令,在江边悄悄摆开了阵势,经过训练的士卒当即将几门山炮给组装起来,炮口死死地对准了内江渡口。

    “追!宋蛮子就在前边!”

    田世显率军一路狂奔,终于在傍晚赶到了位于云顶山附近的内江渡口。这一到不要紧,并不宽阔的内江对岸,有两个宋兵在河对岸又唱又跳,一字一句地指着河对岸破口大骂,而且专拿田世显开涮。

    “娘的,全军听令,给我追!”

    蒙古军手忙脚乱地爬上了渡船,准备大举渡江追杀王坚……待几只渡船开动以后,王坚不由得悄悄地举起了右手。

    “大人,等什么?”

    “嘿嘿,田世显!”

    正当田世显不知是计,吩咐士卒猛力划船之时,王坚猛地举手一挥:

    “给本官狠狠地打!”

    “开炮!”

    “砰——”山炮吐出了火舌,一发炮弹径直飞出,向着田世显的坐船一头栽去,霎时,水柱溅起,巨大的冲击力炸得田世显等人东倒西歪,两个士卒当即横尸江面。

    “开炮!”

    “砰——”

    又一门山炮开了火,炮弹呼啸着落向江中,这回田世显可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炮弹仿佛长了眼一般,一头正中田世显的坐船……随着一声惊天巨响,小小的木船就被炸成了碎片,待水雾和硝烟散尽之后,几具毫无生气的尸体漂浮在了江面之上。

    “掷弹筒!”

    眼看剩下的蒙古军准备划船逃回对岸,王坚当即命令士卒跑到岸边,利用掷弹筒继续向蒙古军进攻。反应过来的蒙古军急忙准备万箭齐发,将那帮宋兵全部射死……然而,随着“砰砰砰砰”的声响,不少蒙古军就被炸得东倒西歪、一命呜呼。

    “撤!”眼看败局已定,早已非死即伤的蒙古军纷纷策马狂逃,没有马的士卒则东倒西歪的跟在骑兵之后,向成都方向逃去……本来,宋军将士还想继续追击,然而王坚却摆摆手,得意的笑了出来:

    “这帮竖子是回不了成都了,我已安排人手在半路埋伏,今晚,诸君就和我一起看场戏吧!”

    待蒙古军残部狼狈逃窜、消失得无影无踪之后,王坚这才不慌不忙带着士卒划船前往江中打捞尸体,想要查明死亡的敌军之中究竟有无田世显。才一会儿,士卒中爆出了一声欢呼,接着一具残缺不全的尸体就被打捞出水:

    “哈哈,狗贼田世显归阴了……”

    当即,王坚命人将田世显的头颅砍下,送至重庆府向余玠报功,接着,他就趁热打铁,借蒙古军尚不知田世显死讯之机,率军直捣成都府。

    半夜,成都府城外人喧马嘶,火光四起,一支数百人的队伍径直从远处而来,径直到了大安门外。城上的蒙古军见状,急忙大喊:

    “城下者,究竟是何人?”

    “在下是田大人的部下……我军在内江渡口遭到狗蛮子王坚的袭击,田大人身负重伤,宋兵就在我们身后,快开门!”

    听闻此言,城头的蒙古军派出了一个士卒缒城而下,来到了这支军队的面前,举起火把照了照眼前这些士卒,他们清一色地都穿着胡服,戴着蒙古军的皮帽,一些肥胖的士卒还梳着蒙古人的辫子,看起来的确是蒙古军无疑。

    “将军!是我们的人……”

    听到报告,蒙古军信以为真,大安门缓缓地打开了……那支军队匆忙进城,之后城门就再度关上了。

    “宋蛮子已经打过来了?”

    “是啊,蛮子军已经进城啦,我们是大宋官军!”

    “杀——”

    霎时,趁着蒙古军愣住的档口,那些假扮蒙古军的宋军当即挥刀开始冲着蒙古军就是一阵猛砍,与此同时,城内城外杀声四起、火光冲天,宋军仿佛从四面八方涌来,向着城中的官衙冲去……蒙古军抱头鼠窜,慌不择路,在宋军的追杀之下不少士卒逃进了死巷子,然后被宋军士兵乱刀砍死。

    “王大人……蛮子杀进来了……”

    “呸……成都坚城,岂会如此陷落?”面对士卒的报告,身在官衙的王显不信,当即披衣而起准备出去看看,岂料不等他走出门,只听“啪——”地一声枪响,从窗户外射进来的一颗子()弹就不偏不倚地正中胸口,击碎了他的心脏……王显哼都没哼就一命呜呼了。

    “弟兄们,杀鞑子!”

    王坚身先士卒,带着士兵一路砍杀,宛如地狱中的厉鬼肆意收取着蒙古军的性命。刀光剑影、鲜血四溅之间,宋军将士个个血溅征衣,渴了就咬开敌兵的喉咙,从中喝口“鞑子血”,肉搏到白热化时,甚至有人用拳头打,用牙咬对方的咽喉,真乃名副其实的“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蒙古军则毫无斗志,宋军所到之处,蒙古军士卒不是被杀,就是跪在地上大喊投降,按照投降不杀的原则,王坚命令士兵将投降的俘虏集中至孔庙关押,待到打下全城后再行处置。

    天亮之后,宋军终于控制了全城,王坚率领几个手下走进成都府衙,向着当年陈隆之曾经坐过的椅子就是郑重一拜:

    “陈大人,在下王坚,已诛杀叛贼田世显,汝在天之灵,可瞑目矣!”

    收复成都之后,王坚火速派人将其禀报余玠,并请其转奏朝廷。同时,除了留下一部分士卒用于守卫成都府之外,宋军即在他的率领下奔向剑门关,将蒙古军残部一网打尽。

    驻守剑门关的蒙古军得知宋军来攻,纷纷蜂拥而出,向着宋军发起猛攻。王坚大笑,只用了最基础的诱敌深入之计,就将这股蒙古军来了个全歼。守关的蒙古军主将月里支身中数弹倒于马下,再也不曾爬起。

    而在攻陷剑门关之后,宋军再无后顾之忧,得以顺利渗透进入汉中。临出发前,王坚向将士们训话道:

    “此次北伐,我军需进占大散关,方能将鞑子驱逐出境!若是顺利,则可进占长安和秦州巩昌,将鞑子酋长阔端的老窝来个一锅端!”

    收到王坚送来的报捷书信之后,余玠欣喜若狂,他用手扣了扣孟之经的胸脯,大笑道:

    “甚好……速速禀报朝廷,顺带手将狗贼田世显之头送给赵嫣,向她要点武器!”

    “这……把田世显的狗头送给赵嫣?这不好吧?”

    “怎么不好?”余玠摇摇头,拿出了一封电报:

    “你看看吧,这是本官截收到的由临安府发往京湖制置司贾师宪处的电报!”

    孟之经百思不得其解地接过电报,打开一看不禁倒吸了口冷气:

    “这……这是真的?官家真乃如此薄情寡义,将结发之妻送往鞑子处?”

    “嘿,怎么不真?”余玠冷冷一笑,慢悠悠地从衣袖里又掏出了一封电报:

    “这个赵与莒,还想着让贾贵妃当皇后呢,若不是赵嫣在,恐怕谢皇后早就被废为庶人了……”

    “大人,那你的意见呢……”

    “本官路见不平,自当为大宋江山社稷着想,陛下家丑不可外扬,如果闹得满城风雨天下皆知,则不免损害我大宋天下根基!所以,本官还是要力挺赵嫣一把,让她去与贾贵妃斗!若是成了,则可保谢家满门无事,还可让我们川蜀得到不少实惠。若是她败了,则谢道清全家遭殃,川蜀危矣!”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白骨大圣 都市无敌板砖侠 我以年龄为生 第十三号球王 娱乐:我说真话震惊了全世界 穿越之第一迷糊妃 付少的戏精女佣 都市狂少 福妻嫁到 诸天万界神龙系统 这龙珠有毒 盛世魔妃之凤临天下 霍少蜜蜜宠:宝贝,你好甜! 万界仙王 超级校医 阴阳少年捉鬼记 从海贼开始当屠夫 全球降临:百倍增幅 快穿之我把大佬虐成渣 唐圣 至尊狱少 真爱与苦难 妙偶天成 男主拯救计划 医婿 山海碑歌 这个剑修有点稳 我真没针对法爷 武松之铁血霸途 大佬退休之后 天地生吾有意无 美男咱有话好说 军工科技 染指王权:太子妃蓄谋造反 请仙来 渡劫之王 重生完美时代 侯门嫡女如珠似宝 禁区猎人 修仙签到百倍奖励 绝不止步 谴天录 邪王嗜宠:鬼医狂妃 神医狂妃太嚣张 铁十字 王爷,心有鱼力不足 定位输出之王 明天下 谢邀,人在洪荒,拒绝妖皇 修罗战婿 宛若星辰又似尘埃 海贼之黑色王座 网游之盗版神话 足球临时工 命运之魔途 医流狂兵 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 权游:睡龙之怒 界起通天 时莜萱盛翰钰 完美世界(完结) 万界之无敌反派 倾城公主之劫 神豪从系统宕机开始 网游之神级吞噬系统 十万界 霸仙轮回决 桃花赋之一裹儿传 我能无限就职 仙朝 青天祀 从重生六小时开始逆袭人生 史上第一混乱 铠甲勇士死神 少年地师 祭献寿元能变强 是风 学霸的UP主养成计划 团宠狂妃倾天下 云之彼端的少年 归墟 三嫁奇缘之丑女毒妃 春花满画楼 逢魔神助攻 重生之铁血战将 黑风老妖 九天元帝 红色仕途 英雄联盟之逆袭王者 阎罗圣域 纬度37度 城主别闹了 初心不负两生债 逍遥侯爷 娶个空姐做老婆 路明非挑战FGO 一胎六宝:神医娘亲又掉马了 从1994开始 妖女哪里逃 重生之庶女琉璃 大唐孤星之远东战争 亵渎 完美世界(完结) 稳住别浪 神医圣手 宇宙机甲之战争欲望 大数据世界 抗日之兵魂传说 开局楚霸王 大佬娘亲又酷又拽 海贼王之一剑天堑 疯狂的手游 战神狂婿 回到过去屠个龙 日常系美剧 重生之古玩人生 地球第一剑 网游之绝武乱国 南笙与鹿凌 楚乔传之风云再起 王者荣耀之战神归来 重生之镇天神话 凤落江湖 冥玄破 偏偏嫁给了死对头 重生之逆转人生 落地长安 战火英魂 特种兵王 镖行四海 格兰自然科学院 爱我请你放手 摄政王的驭兽狂妃 雪夜歌行 开局签到百倍修炼速度 酒神 末世胖妹逆袭记 明与理 姑娘好心机 深穴 影视猎魔人 网游之神级土豪 逍遥少侠 末世之狼 穿越之七公主的爱情 狐妖之明雅恋 重生长姐种田忙 冥境之锋 人造人崛起 锁妖塔:乱世烽火,再见狐妖 史上 南风阁之公子欢 都市之土豪继承人 心之上 抗日之铁血兵王 倾城公主之劫 我的日常系进化游戏 红楼春 凰后归来 谢邀,人在洪荒,拒绝妖皇 栩栩若生 冰火魔厨 抓住那个叛徒 迷途的叙事诗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 轮匙 古神的自我修养 1949我来自未来 陆地键仙 给力娇妻:总裁乖乖回家 星球大战:白银誓约 长街人声涨 策天谋 医妃难当:这个郎中不一样 不灭圣影 重生八零:发家致富虐虐渣 医妃难当:这个郎中不一样 夫人,全球都在等你离婚 卖假货的系统 欲念行之神农因我而传奇 腹黑王爷的俏皮妃 全职高手 权宠医妃:失眠王爷请上榻 观之清香,饮之可口 紫川 一代枭雄 逆剑武神 红色战记 给力娇妻:总裁乖乖回家 叶尘池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异者神术 龙王令 夫人掉马后又轰动全城 网游之天下无双 相爷您的夫君已到期 北宋闲王 开局拯救波之国 极品捉鬼系统 奶爸!把女儿疼上天 进击的黑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