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fuxin.ituyjh.com > 穿越小说 > 宋韵梅花 > 第三百零四节:崖山海战(2)
    元军士卒欣然领命,骑着马迅速冲向了水源,此刻,宋军仍旧没有发现危险的到来,很快,元军就冲到了宋军士卒面前,挥舞起了弯刀,砍杀了提水和看守水源的宋兵。

    “这下赢定了!”

    张弘正仰天大笑,笑过之后,他欣慰地看着自己的部下,吩咐了句:

    “给我守住这里,别让蛮子再夺回这儿!”

    张弘正大喜过望,再次拍了拍孙安甫的肩膀,而孙安甫则摸了摸脖颈,自知脑袋已经保住了,而富贵,已然是近在眼前。

    水源失守后,宋军陷入了无水可用的绝境,不少士卒只得饮用海水,但却因为海水又苦又咸,因而喝下去后,又被迫将其呕吐出来……在这种艰难困苦之下,宋军内部终于发生了动摇。

    二月初一,宋军将领陈宝砍断铁锁,驾驶一艘护卫舰向着元军阵营驶去,待宋军发现陈宝脱逃之后,为时已晚,派出追击的麻雀号驱逐舰还来不及靠近,就遭到了元军巡洋舰炮火的袭击,只能带伤退回宋军阵地。

    “陈宝,汝能够弃暗投明,实属难得啊!”

    张弘范自以为得计,刚想再从陈宝嘴里套出宋军的情报,却不想,陈宝只是指了指自己的嘴,扯着嗓子说道:

    “副元帅,如今宋军已经断水数日,实在无法坚持了,还请给口水喝!”

    “是这样啊!”

    张弘范哈哈一笑,吩咐了张弘正一句:

    “去,给陈将军搬桶水来!”

    不多时,两个士卒抬着一大桶水,将其放在了陈宝面前,陈宝低吼一声,抱起水桶,咕噜咕噜地将一大桶水喝了个精光。

    “副元帅,如今,宋军已经无法再打下去了,不仅洗漱的水都没了,连煮饭的水,都快断了!”

    “如此这般,也就是说宋军已经无力再坚持下去了!”

    元军将领们纷纷额手称庆,然而,陈宝接下来的一番话,却让张弘范再度感到了一丝不安:

    “甚至,连皇上都无法想喝多少就喝多少,只能在杨太后的劝说下静静忍耐,理宗陛下的嫔妃杨蓁看不过去,将自己的水献上,而皇上却谢绝了,并将仅有的水喂给了竹笼里的白雉……”

    “白雉?”

    “那是皇上……不,卫王最喜欢的一只鸟……”

    张弘范这才明白,宋军上下对于赵昺,究竟怀着的是什么样的感情,至于这支忠诚的队伍,要想让他们放下武器投降,几乎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

    “如今水源地失守,而太皇太后依旧被蒙在鼓里,我们是不是该说实话?”

    “别说为好,你看看她的那脾气,要是说了,非砍了我们不可!”

    宋廷方面,至于身为太皇太后的赵嫣,自打赵珍媞的死讯传来之后,她的情绪就陷入到了时好时坏当中,因此,朝廷百官、宦官宫女都不敢将水源失守的消息告诉她,唯恐触了霉头。

    “怪了,怎么会没水了呢?”

    二月初三的清晨,经历了几天未眠的折磨,赵嫣一觉醒来,刚打算接水洗脸,却不想,拧了几次水龙头,一滴水都没有流出。

    听了赵嫣的自言自语,萧晴走了过来,犹豫片刻,她咬了咬嘴唇,说出了实情:

    “赵嫣,水源已经被鞑子抢去了!”

    “啥?你咋不告诉我?”

    赵嫣惊讶地看了萧晴一眼,沉吟许久,她似乎也猜到了什么:

    “想必,自打珍媞殉节之后,你们都已经怕我了吧?”

    萧晴轻轻地点了点头。补充了句:

    “哎,正是如此,要不他们怎么会瞒着你呢?”

    “自打珍媞不在了,我就夜不能寐,性格也随之大变,只怕,再过几天,我就可以去见她了……”

    萧晴依旧是温婉可人,守护了赵嫣半辈子,她自然不会放弃让赵嫣活下去的机会:

    “不,赵嫣,现在我可以带你去台湾……不,流球,求求你了,就跟我走吧……”

    赵嫣眉头一紧,故作矜持地回答道:

    “倘若,生活在鞑子汉奸的阴影下,你还不如,让我以身殉国好了……”

    “要是能够打败鞑子,只怕,你就不会这么绝望了!”

    经过几天的围困,宋军的水船也已经空空如也,甚至连煮饭都已经没有办法了,在罐头和干粮食用殆尽之后,宋军将士只得用海水蒸馏煮饭,或是直接将生肉和米用海水蒸煮后食用,至于洗衣沐浴的水,则更是没有,简直是苦不堪言。

    “再这么下去,只怕,我军会被活活渴死在这里!”

    面对困境,苏刘义忧心如焚,想要主动进攻,却因为军船全部被铁锁拴在一起而无可奈何……但是,就算面临如此困境,他也绝没有想到过要投降。

    “苏将军,那里有条小船!”

    听到了士卒的喊声,苏刘义定睛一看,只见,从元军的阵中,漂出了一叶扁舟,顺着海流漂向了宋军的舟城,片刻过后,小船靠近了舟城,从船舱里走出来了一个人,他顺着宋军放下的绳索,径直爬上了蒙冲巨舰。

    “汝是何人,为何胆敢来此?”

    面对苏刘义的质问,来人只是拱手作揖,低声细语地回答道:

    “在下韩阙,是张枢密的外甥,奉张副元帅之命,特来劝降!”

    苏刘义白了他一眼,勉强说道:

    “嗯,请跟我来!”

    韩阙进入了船舱,此刻,张世杰正眺望着元军的阵营,显得多少有些忧虑。

    “张枢密,元军使者韩阙求见!”

    听到了苏刘义的禀报,张世杰慢慢地转过身,看了韩阙一眼,一股思乡之情,不禁涌上了他的心头。

    “仲畴(张弘范的字)可好?”

    韩阙拱了拱手,毕恭毕敬地回答道:

    “回大人,张副元帅一切都好……”

    张世杰为微微颔首,沉默片刻之后,他这才故作随意,颇为深情地回忆起了往事:

    “当年,我们曾经一起,和蔡国公(即张弘范之父张柔)并肩作战,却不想,如今要彼此敌对,这可真是造化弄人啊!”

    韩阙尴尬地笑了笑,进一步地劝说道:

    “舅父,如今赵宋大势已去,而大元却如日中天,倘若你选择投靠大元,则可获取荣华富贵,保全家人性命,高官厚禄,岂不美哉?”

    “不,我既然选择为宋尽忠,岂有叛国投敌之理?”

    忽然间,张世杰就换上了副严肃的脸孔,逼视着韩阙,一字一句地说道:

    “你不要再来了,要不,我一定会亲手宰了你的,你回去告诉张弘范,我生是大宋的人,就是死,也是大宋的鬼!”

    “舅父,你就再想想吧……”

    韩阙刚想再说什么,张世杰就朝着他摆了摆手示意他离开,韩阙无奈,只得悻悻而去。

    “娘,儿不孝,远行久矣!”

    登上甲板,张世杰怅然若失地遥望着北方,看着幽州的方向,似乎,在那一刻,他仿佛看见了家乡父老一张张热情淳朴的笑容,想起了解冻的潺潺流水,想起了那个遥远的家。

    “张枢密,张都统准备夜袭鞑子,不知,何时可以出发?”

    “就现在!”

    张世杰狠狠地拍了拍桌案,从沉思当中猝然惊醒,借着灯光,他看了眼苏刘义和其他将领,郑重其事地说道:

    “拜托诸位了,只要你们能够带兵冲出重围,和我配合一道夹击鞑子,则二十万众,还有一线生机,否则,我等只能坐困愁城,直到被鞑子渴死困死!”

    张达向前跨了一步,朝着张世杰郑重地拱了拱手:

    “张枢密,你就放心吧,我张达这次率军出去,不成功便成仁!”

    宋军出发了,此次夜袭,除了张达带队之外,参加夜袭行动的宋军将领还有杜浒、曹一波、李书文……杜浒本来是在大陆上与元军作战,福州失陷后,杜浒一路转战,曾在漳州、泉州等地与元军进行游击战,最后迫于元军的压力,才退到了新会,并与宋廷会合。

    至于曹一波和李书文,临安沦陷前后,他们曾经试图刺杀忽必烈,失败之后,他们分头逃脱了元军的追捕,经海路逃到了福建,本来可以前往流球避难,但是最终,他们还是选择了去投奔行朝,与鞑子血战到底。

    “鞑子似乎无所防备,还是快些行动为好!”

    曹一波放下了望远镜,指了指元军的船队,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张达看见,船上的灯光星星点点,犹如暗夜中的鬼魅一般,而在军船的甲板上,则看不到一个士卒的影子。

    “传令,火炮准备!”

    “得令!”

    宋军悄然靠近,偃旗息鼓,试图神不知鬼不觉地穿插进元军阵中,然后迅速突出,来到银洲湖外,却不想,这是个死亡陷阱。

    “开火!”

    宋军刚刚冲入元军船队,刹那间,刺桐号和福建号巡洋舰就前后夹击,将宋军军船困住,紧接着,元军士卒齐刷刷地登上了甲板,用枪炮指着军船上的宋军。

    “哈哈,如此雕虫小技,也想瞒过我等?”

    忽然间,张弘正和唆都唆都走出指挥塔,登上刺桐号的舰桥,看着目瞪口呆的宋军将士,不由得仰天大笑。

    “宋蛮子们,还不快快投降?要不,大元天兵,定要将你们碾为齑粉!”

    “呸!”

    张达大怒,“刷”地一声拔出了枪,抬手对着唆都,就是一枪。

    子()弹从空中划过,径直飞向了唆都的头,但是,由于张达的手抬得太高,子弹只是从缨穗上擦过,并没有伤到唆都一丝一毫。

    “杀鞑子——”

    不等元军反应过来,曹一波一马当先,带着士卒跳上了敌舰甲板,与元军厮杀了起来,张达和李书文也不甘落后,带着不多的士卒,冒着元军的枪林弹雨,开始砍杀敌军。

    “杀——”

    曹一波挥舞朴刀,几个元兵惨叫着喷血倒地,身后的宋军士卒也是视死如归,与上百元兵展开了殊死搏斗,一时之间,血肉横飞,惨叫连连,宋军将士的征衣,也已被敌人的鲜血淋透,征衣上的血花,就像是盛开怒放的梅花一般。

    “砰——”

    突然,曹一波感到了一阵剧痛,低下头,他发觉,胸口有一处血窟窿正在往外喷血,再看看面前的敌人,他这才赫然发现,元军将领李恒正站在他面前,手里还拿着一支枪。

    “哟,武功不错,可为宋蛮子效力,真是愚不可及!”

    “狗贼……”

    曹一波用朴刀撑地,却仍旧摇摇晃晃地倒了下去,霎时,元军士卒就像是吃了大力丸一般,持枪纷纷围拢上来。

    “宋人……宋人不为奴……”

    说完这,曹一波就闭上了眼睛,停止了呼吸。

    “曹一波……走……走好啊……”

    祥兴二年二月五日,宋军都统张达夜袭元军失败,武修郎曹一波、李书文牺牲。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黑篮之队友猛如虎 某不科学的漫威科学家 神谕 混元真仙 大清疆臣。 风三娘 踏星 古神的诡异游戏 逆宋 破极成仙 情忘星河 赖上江湖 狐妖之明雅恋 医妃凰途 一代枭雄 冲吖~墨鱼丸 明与理 从长坂坡开始 思锦书 火爆天王 诸天福运 我真的是个内线 墨桑 穿越后我凭读书拯救世界 猎关东 首辅娇娘 召唤仙姬 拯救武侠美眉 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浪 散人的自我修养 中世纪崛起 东黎界 焚戮纪 异界 在百慕大的尽头 仙府 傅医生你红线牵错了 全球格斗 重生之老天我不玩了 剑绝仙古 春秋大领主 中华球王 贩夫全神录 我是刀仙 年长飞 你说的一方海 网游之永生 罪恶心理 极品小村医 冰火魔厨 秦少宠妻公式:你说的都对 幻界星游 都市之超级医生 总裁的秘密恋人 史上 妖神录乱世妖女 农女种田忙 山海八荒录 五位少爷求放过 三哥的拳头 十万界 天骄战纪 十刹阎罗 我的二十四诸天 灵台仙缘 甜萌鲜妻,腹黑总裁约会吧 三国之弃子 朕又不想当皇帝 带个地道系统打鬼子 从黑化后开始神级选择 绝品神眼 网游之萌植暴医 琉璃美人煞 过洞庭 开局一群原始人 夫人,全球都在等你离婚 禁区猎人 暗黑大武侠 太古潜龙传 神秀之主 至尊狱少 从冷宫公主苟成武道至尊 属驴的小子 九星轮回诀 论演员的自我修仙 人在东京抽卡降魔 嫁给死对头后我HE了 穿越女太子 属驴的小子 我的成语大明 火影之 凌天传说 天骄战纪 开局世间无敌 重生一九八四 东宫 全球灾变我为人族守护神 离天大圣 我的师长冯天魁 契尊 首席萌宝废柴妈咪 草庐 属驴的小子 吻火 凰鸣九天:嗜血嫡妃要逆袭 史上 夏已晚 灵台仙缘 末世危机封学长的霸妻 史上第一美男 女尊世界的白莲花 勾魂儿 纯情丫头火辣辣 天使位面 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 满级大佬穿越后被团宠了 三生桃花簪 大明镇海王 校花的贴身高手 回乡小农民 四界柳楚传 我真没针对法爷 迷途的叙事诗 魂裔猎魂者 弃宇宙 一剑独尊 大神你人设崩了 王子传说 都市之我的总裁老婆 东京渣男不需要恋爱 破极成仙 美人在上 雪童话 女尊世界的白莲花 重生女将不好惹 天纵莫敌 网游之天纵巅峰 中华第一帝国 闪婚老公的秘密 从斗罗开始推演诸天国漫 夜之战龙 穿成小寡妇后我乘风破浪 穿成首辅大人的黑月光 我真的是渣男啊 近代战争 开局和郑耀先结拜 十刹阎罗 穿越之庶女当妖娆 农门福妻医倾天下 重生之将门毒后 嫡女不善:楚楚这厢无礼了 因为想秒杀所以全点攻击 龙啸大明 HP魔王改造指南 娇宠无度:团长的重生小娇妻 抗日之兵魂传说 我穿成了小说昏君大反派 我在东京签到打卡 征踏仙途 天骄战纪 重生香江之大亨成长 诱婚试爱:总裁老公太会撩 无限之军事基地 日月同辉 进击的黑月光 死灵神话 你玩过联盟么 艳客劫 庆余年 神医魔后 探墓诡闻 一品龙妃 重生狂妃她又强又飒 因为想秒杀所以全点攻击 万古第一武神 被照美冥挖了出来 日常系美剧 天眼 从巨人开始的无限 天一剑雪 因为想秒杀所以全点攻击 近代战争 大魏宫廷 我修仙有属性板 北宋闲王 嫁给爱情 末世恋爱法则 玉懒仙 神话版三国 夫人,全球都在等你离婚 诸天探索者 重生之悍妻 从仙界归来 青春的小尾巴 胖子和他的废柴小队 爱似繁锦 混元真仙 我天!你成精了 仙魔三国大玩家 从收留青梅竹马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