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fuxin.ituyjh.com > 穿越小说 > 宋韵梅花 > 第三百一十四节:生死之间
    “这?”

    阿合马和桑哥面面相觑,沉默片刻,桑哥故作镇定跪在地上,对着忽必烈毕恭毕敬地拱手说道:

    “陛下,不杀赵嫣和赵珍珠,社稷岂能安宁?不杀她们,谁又敢担保,蒲寿庚不会起异心?眼下,虽说蒲寿庚已经杀了三千多的南外宗子,但是,命其诛杀赵嫣和赵珍珠,才是对其忠心的试金石啊!”

    此言既出,忽必烈也不由得拧紧了眉头,然而思索一会,对此,他却没有表态。

    “此事,还是交由朝廷廷议之后,再做决定!”

    “臣等遵旨!”

    广南东路,广州城。

    “赵氏,还不快起来,有人来看你了!”

    半夜三更,听到了狱卒的喊声,赵珍珠睁开眼睛,只见,赵嫣在两个狱卒的拖拽之下,被丢进了牢房中。

    “娘,太皇太后来看你了……”

    “思妍,快靠过来,我不想让母妃担心我!”

    赵嫣扶着墙,艰难地走到了赵珍珠的身旁,为了不让她发现自己已经被做成人彘,赵珍珠急忙示意杨思妍与自己靠在一起,装出一副安然无恙的样子。

    “珍珠,你被折磨的事,我已经听你娘说了……我看得出来,她的心已经碎了……”

    赵嫣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眼泪从她的眼中夺眶而出:

    “没想到,你都落到如此地步,蒲寿庚这种恶人,竟敢砍了你的手脚,将你做成人彘……”

    赵嫣心痛不已,然而,为了不让她担心,赵珍珠只是凄然一笑,故作矜持地说道:

    “母妃,这都是珍珠咎由自取,你还是别担心了!”

    赵嫣轻抚着赵珍珠的额头,之后,她又轻轻地拉了拉杨思妍的手,说道:

    “珍珠,你就不必这样安慰我了,我没想到,我们逃亡这么久,最后等待我们的,竟然还是惨死敌手的结局……”

    一听她这么说,赵珍珠低下头,将手臂环绕胸前,做出一副行礼的样子,温顺地说道:

    “能跟娘和母妃一起去天界,这是珍珠的本分,更是珍珠的福分……我只希望,我死后能够被埋在绍兴或是演福寺,永远陪伴父皇和姐姐……”

    “珍珠,若有来生,你会怎么选择?还会继续为了江山社稷而死吗?”

    面对赵嫣的询问,赵珍珠只是浅笑安然,眼神里流露出了一丝苦楚:

    “如有来世,珍珠还愿意做一介妇人,相夫教子,与世无争……若是来世,能够生在平民百姓之家,亦是前世修来的福分!”

    当夜,赵嫣并没有离去,而是陪赵珍珠她们待到了天明,赵珍珠也是一夜未眠,和赵嫣一起对泣诀别。当此刻,广州州衙里,蒲寿庚却在和兄长蒲寿晟弹冠相庆,自以为抓住了赵嫣和赵珍珠,升官发财、扩大产业的机会,已然就在眼前。

    “兄长,那个赵珍珠,可真是顽固不化,都被剁了手脚,还不肯归降大元,实在是愚不可及!”

    蒲寿庚喝了一大口茶,咳嗽两声,得意洋洋地说道:

    “只是,这个赵珍珠,人长得漂亮不说,还生了个如花似玉的女儿,普如今,我只要赵珍珠去死,至于她的女儿杨思妍,还是留下为好!”

    “弟,你可以知,狡兔死,走狗烹的故事?”

    忽然间,蒲寿晟嘿嘿一笑,举起茶杯,将杯中茶水缓缓地倒在了桌上:

    “弟,夫居高而必危,虑处满而防溢,如今,赵嫣和赵珍珠虽然绝无可能逃走,但是,一旦我们杀掉她们,则不免引起朝廷的猜忌,到时候,灭族之祸,恐近在眼前!”

    “是吗?此言差矣!”

    忽然间,蒲寿庚狠狠地拍了拍桌案,霍然而起,用凶悍的眼神,紧紧地盯着兄长不放:

    “兄长,对于这两个妇人,唯有斩草除根,将她们挫骨扬灰,方可让我蒲氏一门保全性命!要是让她们苟活于世,只怕,她们还会与汉狗勾结,继续与我蒲氏一门为敌,妄想为南外宗子报仇雪恨!”

    蒲寿庚虽然说的“义正辞严”,但是,仍然有一点,他并未和兄长点破,那就是,作为一个宋朝的叛臣,他自然是不会放过将故主彻底消灭的机会,只有这样,才不会有宋朝人来指责他背叛大宋,卖身投靠蒙古,只有这样,晚上睡觉,她才能睡得安稳。

    “上回在勃泥时,要不是李恒在抓住赵珍珠以后,心急火燎下令撤军,只怕,连赵若和,我也可以手到擒来!”

    蒲寿庚举起铁拳,狠狠地敲了敲桌案,而蒲寿晟则是目瞪口呆,思索良久,他赶忙起身对于弟弟鞠了一躬,说道:

    “弟,兄长以为,只杀赵珍珠一人即可,此女冥顽不灵,且非贪生怕死之辈,绝无可能投降大元!然,兄长还是愿意提审此女,若是能将其招降,则可彻底瓦解宋人士气军心,使其再也无法与大元对抗!”

    蒲寿庚皱了皱眉头,思量一会,抚须浅笑道:

    “既然这样,看在兄长的份上,我也不好阻拦,请吧!”

    蒲寿晟点了点头,而后,他就拱手而退,匆忙离开了州衙。

    ……

    天亮以后,蒲寿晟坐着马车,来到了广州牢狱门前,下车之后,他就拿出令牌,将其递给了狱卒,并吩咐了句:

    “去,本官来此不为别的,只为提审亡宋公主赵珍珠,去把她带到刑讯室吧!”

    狱卒犹豫片刻,面露难色地说道:

    “蒲知州,那个叫赵珍珠的女人已经被剁掉了手脚,可吓人了……你真要提审她?”

    “千真万确!”

    蒲寿晟抚须浅笑,伸手敲了敲狱卒的胸脯,补充了句:

    “记住,要把她请出来,万不可虐待折磨她!”

    “是,大人!”

    不多时,蒲寿晟走进了刑讯室,只见,两个狱卒将赵珍珠拖到了一张椅子上坐下,之后,狱卒们拿出绳索,将她捆绑起来,推到了一张桌案前。

    “汝是何人,你来找本公主,究竟所为何事?”

    “公主殿下,也没什么,就想和你聊聊!”

    蒲寿晟眯着眼睛,看着这个已经没有手脚的女人,只见,她的衣袖和裙底早已经被脓血浸透,脓水和鲜血仍旧不断从她的断腕上渗出,而她的鬓发也早已散乱,身上也沾满了灰尘和污泥,浑身上下还散发着一股刺鼻难闻的臭味……然而,从她的坐姿和容貌看起来,她依旧是端庄俏丽、仪态娴雅,虽然已经被做成人彘,但却几乎不失盛年时的风度。

    “我已经是一介死囚,你又想说什么?”

    赵珍珠不屑一顾地看着蒲寿晟,脸色依旧是波澜不惊,见此情景,蒲寿晟慢悠悠地走到了赵珍珠面前,他刚想再多说什么,却觉得双膝一软,“扑通”一声就跪倒在了她的身旁。

    “你这是?”

    蒲寿晟伏地片刻,这才从牙缝里挤出一阵鬼魅般的声响:

    “公主殿下,臣蒲寿晟……愧对朝廷三百年恩德……死罪死罪……”

    “呵呵,何来愧疚?你不是很春风得意吗?”

    赵珍珠有些不解,然而,转念一想,她似乎找到了答案,看起来,熟读四书五经的蒲寿晟定然知晓,自己现在在做的究竟是什么,也就是说,他知道自己灵魂深处的罪恶,也知道,眼前这个末世公主,是大宋三百多年“皇恩浩荡”的象征,绝不是个无用的废物点心或是傀儡架子。

    “自打被你们砍掉手脚之后,我的心就已经死了,你就不必如此伪善了!”

    赵珍珠轻声一笑,看也不看蒲寿晟一眼,就说起了自己死后的心愿:

    “事到如今,我也知道自己就要死了,不过嘛,死之前,我只希望能够以大宋公主的身份死去,然后被葬在我姐姐的身边,从今往后,永远陪伴着她。”

    蒲寿晟尴尬不已,沉吟片刻,他勉强露出了一丝笑意,进一步的劝说道:

    “公主殿下,只要你表示臣服,愿意遁入空门,大元朝廷还是会赦免你的罪过的……”

    “哼,我就是死,也不会和你们一样,做卑微龌龊之人!”

    突然间,赵珍珠收起了笑容,板着脸,一字一句地说道:

    “珍珠虽为一介女流,然,也知君臣大义,既然如今我已经落入敌手,自当一死了之,以保名节!”

    蒲寿晟再次陷入了沉默,看着赵珍珠平静而又坚毅的眼神,他自知,自己的招降计划,已经彻底泡汤,再无回旋的余地。

    “公主殿下……臣……臣告退!”

    “去吧!”

    赵珍珠瞪了他一眼,很快,就闭上眼睛,低声细语地说道:

    “烦劳大人转告蒲寿庚,还是尽快将本公主送上黄泉路,以免夜长梦多!”

    “是是是……”

    此后几天,蒲寿晟再也不敢前往监牢,见那个令他感到恐惧的寿安公主,听了他转告的话,蒲寿庚也是甚为惊惧,只得尽快上表忽必烈,请求判处亡宋寿安公主赵珍珠极刑,择日当众凌迟处决。

    通过电报收到了蒲寿庚的奏疏以后,忽必烈只是将其焚毁,之后,回了蒲寿庚一道旨意,上头只有四个字:

    “切勿妄为!”

    看着这几个大字,蒲寿庚也只得苦笑作罢,只能选择让狱卒在牢狱里继续折磨赵珍珠,同时,想方设法制造事端,争取让忽必烈早日同意处决她。

    “父亲大人,既然你这么想杀赵珍珠,不如,就以李恒或是阿里海牙的名义制造兵变劫持赵珍珠,也可以达到目的啊……”

    正在蒲寿庚愁眉不展之际,蒲师文却是气定神闲,拿着一个酒壶走到了父亲的面前。

    “呸,未到开斋节,汝喝什么酒?”

    看着蒲师文喝的醉醺醺的样子,蒲寿庚不由得面露愠色,岂料,蒲师文对此却是几乎无感,反而,将手里的酒壶“啪”地一声,用力地扣在了桌案上。

    “你……”

    蒲寿庚气极败坏,抓起酒壶,对着地上就是狠狠一摔,只听得“哗啦”一声,酒壶被摔得四分五裂,霎时,一股酒味,弥漫在了空气当中。

    “利用李恒和阿里海牙?这岂不是自寻死路,不可!”

    摔了酒壶,蒲寿庚不假思索,就坚决拒绝了蒲师文的计策,不料,半个时辰过后,一个衙役心急如焚地冲进了州衙,单膝跪地,对着蒲寿庚拱了拱手,开口就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蒲舶司,张副元帅(即张弘范)刚薨,李恒所部唐兀(党项)士卒就企图劫狱,妄图救赵嫣和赵珍珠出狱,至交州重建宋室,还望蒲舶司速速发兵,平息叛军!”

    “是吗?”

    蒲寿庚冷笑,忽然,他扬起手,瞅准蒲师文猥琐的脸颊,猛地就赏了他两个大嘴巴子。

    “父亲大人,这事,与儿真的无关啊!”

    蒲师文一脸无辜地看着父亲大人,而蒲寿庚自然是不相信他所谓的“解释”:

    “与你无关?好,你给我解释解释,为何在你提出兵变计策之后,那帮党项竖子就敢去劫狱?”

    “父亲大人,这些都是巧合……”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网游之永生 大靖日月 我用一生做赌,你怎舍得我输 斗罗之圣剑使 快穿之大佬飒爆了 特战天神 横扫异界之无敌天尊 龙鳞战尊 封神第一帝 快穿之我娇养了黑化反派 紫川 女儿和妈妈的文字账 恋上初见之我的游戏男友 王子传说 黄金渔场 重生之御见清心 无敌小傻妃:王爷乖乖就擒 听说世子暗恋我 谪芳 风叶小筑 我在都市召唤妖怪 千岁夫人她是黑心莲 酒歌 黑名单上的守护者 乞丐王 都市医仙 苦情九天 女捕头 鬼医狂妃毒步天下 我姐姐实在太宠我了 守护甜心之杨柳依依 老板每天跟我拼演技 炮灰女配的逆袭人生 我姐姐实在太宠我了 元华伞 爱的轮回者 黄I泉 南风阁之公子欢 嫡女贵嫁 我要你 天湘国蓉传 三国平云传 于归于归 济世药尊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 末世重生之空间商人 我有好多复活币 大唐顺宗(唐朝吴老二) 黄I泉 东京猛男要什么恋爱日常 扭曲的日常物语 道不容天 焚戮纪 重生之 洪荒之创世宝典 狩魔手记 完美风暴 一朝臣子,一朝妃 我家道尊是神医 刺客列传之执手天下 我继承了天道 于归于归 法师乔安 独宠千亿小娇妻 情忘星河 御剑问仙 江山易老红颜旧 劫迟归 重生之素手乾坤 仙武帝尊 乙女的上升法则 追柒之路 小女异瞳 大明之雄霸海外 大国重器:一个戏子也和我比? 穿越之再见不如不见 皇帝保重 末日为王 永恒灵域 江辰唐楚楚 一胎六宝:神医娘亲又掉马了 儒圣 顶级气运,悄悄修炼千年 修真爽歪歪 全球游戏:开局百亿灵能币 一世符仙 部落冲突之明齐日月 大明雍王 城市之异能战士 隋唐:开局杀隋文帝祭天 三哥的拳头 我是天启我不是坦克 末日为王 都市逍遥邪医 异界超神牧师 我本大明一布衣 夏蓁传 国王万岁 嫡女归来 奋斗在初唐 开局一座玉门关 我在古代当大侠 我见道长多妩媚 化灵三奇 逍遥少侠 天使位面 我的上单是真的菜 三国之我是曹昂 绝对暴力 穿越封神我成了纣王 妖神记 旧日之箓 残王嫡妃 吾妻非人哉 重生六零美好生活 盛宠之下 暇想无限空梦域 网游之妖孽人生 烂柯棋缘 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 破劫星 当闪光灯遇上键盘 大梦主 大周内卫 苍虎 重生之仙武都市 嫁给死对头后我HE了 带着游戏系统拯救明日方舟 魔王一身都是肝 茅山禁忌 俊男坊 男神从打卡开始 修真界败类 仙姿物语 教练是怎样炼成的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定位输出之王 剑佣2 继承山头后我和群鬼一起蹦迪 我有一颗能够许愿的流星 修罗武神传奇 东北地仙 莽荒纪 铁血强国 幻柳 不负金银不负君 重生傲世神君 黄河惊奇手札 我当捕快那些年 南明争锋 爱我请你放手 嫁给死对头后我HE了 你赐我一生荆棘 妙偶天成 万道剑尊 我能阅览万物的一生 总裁强宠之萌傻妻 隐婚后我被大佬宠翻天 阴阳化天下 好人日记 只报仇不伸冤 总裁抢占小娇妻 总裁抢占小娇妻 凰歌千秋 穿越女太子 九劫生晖 易修乾坤 替嫁医妃是大佬 迷雾岛游戏:我能看到提示 刷点外挂 轮回剑典 偏执大佬总想套路我 穿越香江之财富帝国 修罗武神传奇 绝世剑仙幕后签到三千年 重生成女主的恶毒皇姐 长嫡 锦时归 极品家丁 盲目的茉莉 我和白富美的荒野求生 网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 天地生吾有意无 麻衣神算子 天步九重 俊男坊 十二生肖魔法学院 短情 洪荒之开局成为龙族圣祖 秦时明月之无限打卡 偷香高手 敬我为神明 蓝灵珠之灵峰传 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我是天启我不是坦克 红颜折 美女世界 卡塞尔的小怪兽 捉妖小道士的寻药之路 几世不忘